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。

人无疵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情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启功与《兰亭序》墨迹本的鉴定  

2017-05-24 16:16:31|  分类: 书画篆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启功与《兰亭序》墨迹本的鉴定

2016-04-28 14:06

为《论书绝句》作注释的赵仁珪先生曾提到,启功有三枚印章,用的都是佛教用语,用这三方印章来鉴定书画价值。一枚是“撞破钟楼”,禅宗谓人之头为钟楼,撞破钟楼意思是说,这个作品要进行虔诚的顶礼膜拜,这方印的作用在于充分肯定、称赞作品,说此作品已达最高境界。一枚是“只图遮眼”,意思是说,这幅作品还值得姑且一看,境界处于中流。一枚是“看穿牛皮”,意思是说这幅作品只有某些局部细微的地方还值得一看,且对它早已看透看穿,认为这是低境界。这三句话全部出自《景德传灯录》。

启功与《兰亭序》墨迹本的鉴定(陆继善双钩唐摹本《兰亭序》部分)

中国书法要说鉴定第一公案,肯定是关于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《兰亭序》的。

先说陆本:

元代人陆继善曾经用鼠须笔钩摹过唐摹本的《兰亭序》,这个版本曾经刻入三希堂帖,陆继善曾经自己做跋说自己曾摹写过好几本,但都散失了,启功曾亲眼见过陆继善本的《兰亭序》原本,启功认为“笔势飞动,宛如神龙面目”,跟神龙本《兰亭序》(指的是唐中宗李显神龙年间所钩摹的神龙本,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。)非常相似,启功对陆继善的跋语书法评价很高,认为跟倪瓒的书法有一拼。

启功与《兰亭序》墨迹本的鉴定(传说的陈本,其实也是陆本的《兰亭序》开头部分)

再说陈本:

明代人陈鉴字辑熙,得到一个摹本,也是墨迹本的《兰亭序》,号称是褚遂良的摹本,这个摹本后面有宋人米芾的跋语,陈鉴曾经拿他传刻后世,号称陈缉熙本。到底是不是褚遂良本的,争论很大,一直没有定论。

关于这两个版本的《兰亭序》,启功有过自己的考证,并且在他的《论书绝句》第七十七首专门论及,原诗如下:

唐摹陆拓各酸咸,识小生涯在笔尖。只有牛皮看透处,贼毫一折万华严。

我们逐句解释一下。

启功与《兰亭序》墨迹本的鉴定第一句,唐摹,指唐摹本《兰亭序》。陆拓,如上所说,是陆继善用双钩的拓本《兰亭序》。各酸咸,以味道来形容两个版本各有特色。

第二句,识小生涯在笔尖,识小,《论语.子张》中有“贤者识其大者,不贤者识其小者。”,这里指钩摹者必须注意细节微小之处;笔尖,指笔锋的尖端,与最后一句的“贼毫”相呼应。

第三句,只有牛皮看透处。见本文第一句的文字,本义是要对着细节之处认真下功夫,这里指钩摹者的注意力几乎要如看透牛皮一样。

第四句,贼毫,指的是笔毛在写字时不该多出的一叉,这里指陆拓本的“蹔”字,在“足”字处出现了“破锋贼毫”,一折,一折弯的地方,万华严,无数华丽的妆饰。本来出现破锋贼毫是很普通的现象,但因为抱着“牛皮看透”的钻牛角尖的心态去审看,就觉得这一笔里不知包含着多少奥妙一样。

几十年前(也就是启功说的二十年前,启功写诗时五十余岁,也即现在的几十年前),陈本的《兰亭序》又重新出现,启功认为纸质笔势,就连破锋贼毫,也与陆本毫无二致,上面陈氏的藏印很多,米芾的跋语虽然是真迹,但却是从其他卷本剪过来移接上去的,此时才大致明白这个所谓的陈本,其实就是陆氏所摹的版本里散失的几本里的一本。

启功与《兰亭序》墨迹本的鉴定(国家文物局书画鉴定七人小组合影,右三为启功)

翁方纲曾经在自己的“苏米斋”(因其书斋墙上有摹苏东坡、米芾字二石,因此称)里写过一本《兰亭考》论证陈本《兰亭序》,大费周章,考证真伪。启功认为应当让死去的翁方纲复活,重新改正他的考证,并且抹去陈本应得的荣誉,原因是这本来就是陆本散失的一本而已。

考证书法真伪,纸质墨迹,破锋贼毫,这些细微之处,本就是鉴定家们的能事,也正是他们的努力,让我们得到真正可以依赖的书法参考摹本。

(《启功论书法》原图及诗解77,图片来自互联网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